当前位置

我知道,我玩这个游戏10年了,它的名字叫做造梦。

Tony的头像
Tony 在 周五, 11/11/2016 - 15:24 提交

作者:FantasticYosin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7374497/answer/84532911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那年暑假我刚刚小学毕业,有天睡午觉,躺平后习惯性地做了一个小小的冥想,只是观察自己的呼吸而已,同样的事我以前已经做过无数次了,一切都很平常。然后一个念头跑出来了,我想知道入睡的过程,我想要有意识地观察并且记得入睡过程中身体和意识的变化,我还想知道梦境是怎么产生的。于是我立刻决定,这次午睡,无论如何都要保持意识的清醒,想想还有些小激动呢~

同以前一样,从脚趾一寸寸放松到头皮,我感到自己在下沉,这是快要睡着的前兆。很快我发现我不能全然地观察自己整个身体了,意识正在一点一点交出它的控制权,我的身体变得麻木,我越来越感受不到它的存在,好像我只有一颗头一样。另一方面我感到一阵眩晕,好像随时都会晕过去失去意识,所以我不得不把注意力集中在眉心和脑内的屏幕上。这种身体和意识拉锯战一样的感受非常有趣,也是整个过程中最累最费神的一步,后来看表这个过程大概20分钟,但在我的感受里变得很长很长,也很难受,似乎永远没有尽头,好像整个人陷入漩涡,万花筒一般的眩晕,永无止境。

需要提一下,这种眩晕感不是第一次了,如果注意观察脑内的屏幕,我每次睡觉前都有这种头脑要爆炸开来的眩晕感,只是这次最明显。我猜测这和我脑内的景象有关。
我一直看不到纯粹的颜色,我是指那种没有一丁点杂质的纯色。如果看到的景象是一面屏幕,那我的那面屏幕上大概覆盖着一层由细小像素组成的薄膜。不要误会我不是色盲,这些像素不会影响我看到正常的颜色和形象,而且它们很小,不注意完全看不到。说它们是小像素也不完全形象,它们的大小和亮度会变,组成的形状也无时无刻在变化,它们绝大部分是红色的,少许蓝色和绿色。这些小像素只有在我直视太阳的时候才会消失,在黑暗的背景下尤其明显,如果你刻意观察它们,它们就会变亮变大并且飞快组成各种各样的几何图形,像万花筒一般眼花缭乱。我之前无聊的时候经常和这些小光点们玩耍,看着它们不断组成令人眩晕的几何图案,然后睡过去。(是的,真的很像嗑完致幻药后的那种效果,所以我老开玩笑说我是Nature high,因为我真的可以Nature high哈哈233)

在那次身体和意识的拉锯战中,在我觉得马上就要承受不住的眩晕里,最后达到一个临界点,那些小光点聚拢在一起成为一个微小的粒子然后爆炸开来,立刻组成一个五颜六色的世界,这就是梦的开头。这个过程极其迅速,只有一瞬间,但你又能清晰地感受到这一瞬间里每一个微妙的变化,才疏学浅的我实在不知道怎么用语言描述。

新组成的世界非常清晰,我两只眼睛都是满分2.0的视力,但无论是现实世界里还是梦境里,甚至是蓝光电影里特写镜头,都比不上这个世界里的十分之一。

我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个场景是一片小树林,这些树都比较年轻,阳光把这片树林照得很亮,大概清晨10点的样子,我脸上吹过一阵有些湿润的风,闻得到泥土和雾气的气息,脚下踩的是积得很厚很软的树叶。我当然知道这只是我的梦,但它太真实了,甚至比真实的世界更加真实,我对它的感知力敏锐无比,只要我愿意,我能准确地说出不远处树叶遮挡下那只蚂蚁的每一个步伐,所以忍不住将它描述成一个小世界,一个属于我的小小王国。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第一站会是这里,按理说这是我的梦,但是我从来没有“创造”这个场景的意愿,我猜这是从我潜意识里随机投射出来的场景吧。

然后我做了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第一件事——摘下离我最近那个枝头上的一片树叶,仔细地观察起来。太清晰了,真的太清晰了,每一条脉络都好像被放大了几十倍完整地呈现在眼前,树叶颜色在每一个细微部位的细微变化,残留的露珠折射出小片斑驳的阳光,冰凉的手感,还有那种饱含生命力的嫩绿色,我甚至能隐隐觉察这片树叶里能量的流动,实在是令人动容。最令我震惊的是,在这个世界里,现实中那些微小的,像素一样流动的光点消失了,因为这些光点本身就是组成这个世界的基本粒子,它们各安其职,我的世界呈现出的是我以前从未清晰感受到的完美纯色。

对这个世界有了基本的了解后,我开始尝试创造我的梦境。后来很多次的经验告诉我,在我自己的梦里,我也不是像想象中造物主那样无所不能的,我试过飞行,但是没有做到。身体的重量还在,但是可以一下跳很高很远到另一个地方,过程中身体抛物一样的感受就像是跳远那样真实而合理,自由自在的飞行和飞行的失重状态反而是在普通的梦里比较多。

我首先想要的是一个Dream House,大豪宅...(原谅我被物欲蒙蔽的可怜灵魂吧Orz)。这个念头出现以后,并没有盗梦空间里展示的那样一砖一瓦按你想象的样子被搭建出来,这也是不可能的,就算你在清醒状态下用尽全力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构造出一栋合理的简单的房子,更何况里面的家具地毯墙纸窗帘生活用品等等细节都必须完善。
我看着没有任何变化的小树林,以为我的造物计划失败了,于是沿着一条小径准备走出去探索一下这个世界。这时很远的地方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跑过来告诉我已经等我回家很久了,然后把我带到了一个大豪宅里...我真的万万没有想到剧情居然是这样发展的,这个“我要大豪宅”的指示竟然以这样的方式被实现了。大豪宅确实很豪,里面有游泳池,大花园,停机坪,跑马场...房子设计的每一个细节都很合理,花园里是我喜欢的修剪整齐的各种月季,大朵大朵地盛开,香味甜美。然而这些没有一处是我“创造”的,至少不是我显意识创造的,我对这个房子是完全陌生的,我像一个闯入者一样探索着这个在我指令下被我创造出来的房子,不停地感叹。这种感觉很奇妙,不是吗?

有了想要的东西,我就想见我想见的人,然后我就想到了王祖贤...啊看来我是真的很喜欢王祖贤,我这个痴汉Orz...

还是像之前一样,王祖贤并没有马上出现,而是过了一会儿管家告诉我王祖贤在等我喝下午茶。然后我就马上赶过去呀,王祖贤像对老朋友一样对我招手,很美,穿着简单的白色连衣裙,和我想象中的一模一样。

然后我就很开心,很激动。大概是太激动了吧,这时候明显感觉到连接的不稳定,这种感觉很奇怪我不知道怎么描述,像是打游戏的时候信号不好,画面断断续续的,有时候还很模糊,就快要掉线了。而掉线,对我来说意味着醒来。我努力平复着心情,心情只要不太过于激动,画面就会趋于稳定。这时我的大部分精力都用在维持信号的连接上,有好几次我都快要醒来,又被努力地拉回去,而且这时候我能感受到现实世界的感官了,因为是夏天我又住在山上,一只讨厌的蚊子一直在我耳边嗡嗡飞。

最终我还是失去了这种连接,醒来后除了难掩的激动和兴奋,感受到的就是累。不是身体的累,而是一种心神被抽空的感觉。哦对了,时间的概念在梦里也模糊了,醒来后看表才整个过程才过了半小时,其中大部分是消耗在入睡的过程里,梦里的时间最长不过10分钟,但我的感知里已经过了好几个小时了。

后来我又玩了这个游戏大概二十次之多,并不是每一次尝试都能成功进入,忙起来也不会想起,去年一年我都没有再想起这个造梦游戏。后来我知道其实是有人专门研究这种现象,但是都不成气候。我高中在美国还写过一篇经历Lucid Dreaming的essay,也是写过就忘了。我想,这种现象应该是个心理学的宝藏,仔细研究说不定能揭示种种未知的谜题。

PS:关于我的梦
我21岁了,从有记忆开始,只有4次睡觉没有做过梦。3次是在初三准备中考,太累了,作业做到凌晨倒头就睡,一夜无梦,还有1次是在妈妈的生日宴上喝大了,也是倒头就睡醒来头疼。其余的每一个夜晚每一次醒来,我都记得做过的梦。这些梦里有的是动画片,有的是游戏游戏界面,有段时间我痴迷于俄罗斯方块就在梦里玩了一晚上的巨幕俄罗斯方块。有的梦里有字幕,有旁白,各种光怪陆离的场景和稀奇古怪的情节更是数不胜数,在梦里,情绪是会被放大的,尤其是负面情绪。
有次我看一个研究报告,说有很多人的梦是黑白的。你呢?你的梦是黑白的吗?

PPS:
写了这么多,也不知道有谁会看。其实只是偶然TL上看到这个问题,再看到说忘记自己的梦那个回答,想到自己的经历就乘兴写下来了,趁没忘记记录下来也是好的。每一个字都是兴之所至,没有逐词逐句挨个推敲,但都保证真实。这个事没有给太多人说过,不过也不是什么不可说的秘密,如果你和我一样,请跟我联系~变种青年们一起来愉快地玩耍吧~~

添加新评论

Filtered HTML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允许的HTML标签:<a> <em> <strong> <cite> <blockquote> <code> <ul> <ol> <li> <dl> <dt> <dd>
  • 自动断行和分段。

Plain text

  • 不允许使用HTML标签。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