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心谈

不经意间慢慢地浮起

生活中,我们习惯用微笑掩盖痛苦,用洒脱包裹失落,用寂寞驱赶孤独,用淡忘疗养伤痕。其实心中的那些伤与痛,只有自己知道,不是轻易就能够遗忘的,总会在不经意间慢慢地浮起,总会在听到某句话,想起某个人时,产生恍然如梦的感觉。那些被深埋的往事,就如影子一样,忽快忽慢地穿梭在我们的回忆中。

Category:

舍不得

在两个人的感情世界中,一锤定音的,不是心有灵犀的睿智,不是旗鼓相当的欣赏,更不是死心塌地的仰望。是心疼,是怜惜。是两难境地里,那一点点无可奈何的舍不得。

Category:

未来

尽管有数不清的海难,人类依然扬帆出海,同样的道理,尽管有无数次股灾,人们依然会进入这个市场,辛勤地买低卖高,怀着对美好未来的憧憬,将手里的资金投入到股市,去参与这场伟大的博弈。这和人们去探险——去看看地平线以外的未知世界,是一个道理,它们都是我们人类本性无法分割的一部分。事实上,在资本市场博弈和到未知世界去探险都源于我们人类的同一种冲动,因为市场的地平线之外也是一个未知世界——未来。

Category:

黄金时代

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后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

《黄金时代》

Category:

怒火青春

某人自50层楼跌落,每坠下一层,他都在安慰自己:至今没事,至今没事……重要的不是下坠的过程,而是结果。

《怒火青春》

Category:

麻将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他们就等着别人来告诉他们,所以,只要你用很诚恳的态度告诉他,他想要什么就对了。因为没有人愿意在失败的时候承认自己的错误,他们宁愿自己是上当被别人骗。

《麻将》

Category:

其实呢我是个演员

我常会有这种妄想:其实呢我是个演员,我在用我一生的时间在扮演另一个人的一生。终有一天当某个关键性情节结束后,突然传来导演喊「咔!」声,然后灯光大亮,那些从前我以为是家人朋友的演员们纷纷跑来与我握手,庆祝史上最长电视剧的杀青,而我却入戏太深,完全忘了本该属于我自己的那个人生…

Category:

林中有两条路

林中有两条路,而我选择了人迹较少的那一条。就算梦想被遗忘了,梦想也不会不是梦想。就算路无法被看到,路也不会不是路。希望是本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这正如地上的路,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路不只是用来走的,更重要的是在行走中向前迈进。无法让人前进的路便不能走。虽然路为所有人敞开,但并非所有人都有资格走那条路。我又踏上了一条路。

Category:

电视

我为什么一直对电视很有戒心,是因为电视老是让你以为,你听过那个歌了,但其实你没听过;老是让你以为你看过那个人了,但其实你没看过;老是让你以为你知道灾难与死亡了,但其实你不知道。电视好像渔网,把有生命的都拦截在网子的那一边,到这一边流出来的,都只是水而已。有些人的生命没有风景,是因为他只在别人造好的、最方便的水管里流过来流过去。你不要理那些水管,你要真的流经一个又一个风景,你才会是一条河。

Category:

命运的巨变

当你老了,回顾一生,就会发觉:什么时候出国读书,什么时候决定做第一份职业、何时选定了对象而恋爱、什么时候结婚,其实都是命运的巨变。只是当时站在三岔路口,眼见风云千樯,你作出选择的那一日,在日记上,相当沉闷和平凡,当时还以为是生命中普通的一天。

《杀鹌鹑的少女》

Category:

页面

订阅 RSS - Famous and not so famous quotes